一张跨过41年的身份证 浙江白叟黑户多年终被“洗白”__

民警将身份证送到白叟手上 徐冬梅 摄

  中新网湖州10月26日电(见习记者 施紫楠 通讯员 徐冬梅 林俊毅)“徐警官,你看我现在身份证也有了,医保卡和晚年卡是不是也能够处理了?”浙江长兴泗安镇便民服务中心公安户籍窗口,坐着一位衰弱的白叟。

  白叟有着一张饱经沧桑的脸,两只深陷的眼睛深邃亮堂。他便是背着“黑户”身份漂泊了41年的白叟熊某。现在,他也总算有了归于自己的身份,神往着夸姣的晚年愿景。

  一失足成“黑户” 在外漂泊41年

  1951年出世的熊某原是长兴县泗安镇皂山村人。幼年的他因爸爸妈妈离婚过得十分困苦,成年后为谋生计脱离长兴前往安徽广德投靠生父。

  但是,在1971年熊某因盗窃罪被判入狱,在安徽合肥监狱服刑7年。依照其时的相关规定,服刑人员原寓居地户口需被刊出,因而熊某在皂山村的户口便不复存在。

  7年后,刑满释放后的熊某本可凭着监狱相关证明和资料,再次回到皂山村从头处理户口。没想到,因为入狱服刑产生了自卑心理的他,并没有及时回来处理户口,反而曲折去了江苏省打工,一耽搁便是41年。

  无证步履维艰 活跃求证“洗白”

  41年间,熊某一向曲折在江苏无锡从事田间劳务作业,甚少与外间联络,因而也没有用到过户口。不久前,年近古稀的他回到皂山村,才发现当年寓居的老房子现已被夷为平地。

  没有安身之所的熊某没有身份证,也没有任何稳妥、晚年人补助待遇,甚至连泗安镇政府为镇里孤寡白叟组织的社会福利中心都无法请求入住,不得不暂时被安顿在村里搁置旧屋里度日。

  失掉“身份”的熊某,只能向泗安镇便民服务中心求助,希望能协助他处理户口难题。

  分担便民服务中心的泗安镇党工委委员、副主任林俊毅得知此过后,当即指使公安户籍窗口的民警徐杰开展调查。因为其时熊某服刑销户后一向未有落户状况,而其家中亲属已相继过世,徐杰无法直接求证相关户籍信息。

  为追根溯源,徐杰第一时间找到村负责人了解状况,寻觅知情人,并赶到安徽合肥监狱调取当年熊某服刑和刑满释放的相关资料,几经周转核实总算将从头处理户口所需资料弥补完善好。

  老有所依 一张跨过41年的身份证

  被成功“洗白”的熊某总算康复户口并处理了身份证。但因其归于“三无”白叟,所以被接到了泗安镇社会福利中心寓居,使其老有所依,老有所养。

  “在外面漂流了几十年,总算从头成了皂山村的正式乡民。并且政府还协助组织到这儿寓居,吃住都不必愁了,想得真周到!”在泗安镇社会福利中心,熊某眉飞色舞地告知记者。

  现在,熊某每天早晨起来就在活动室训练训练身体;正午就跟老同伴们一同在食堂吃饭,看电视;下午还能够在花园里散散步,一同下下棋……

  “真的多亏了户籍人员的热心协助,还有政府‘最多跑一次’的好方针。我今后再也不必捡废物去卖了,做一个有身份的人真好。”熊某说。